西海文史 眉户戏从这里传入青海

  青海眉户戏是流行于我省河湟地区的地方性曲艺之一。眉户戏因为旋律悠扬,声调婉转动听,深受各族群众的喜爱。

  在海东市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米拉沟深处,有一个叫李家村的村庄,村庄隶属李二堡镇,村里的居民大多姓李,几乎所有村民都会唱几句眉户戏。据说,李二堡镇李家村是眉户戏最早进入青海的地区。

  10月25日,在民和县民族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张映录先生的带领下,记者找到了民和县非物质文化遗产眉户戏的传承人,今年74岁的李长贵和李长有。二人是孪生兄弟,都是李二堡眉户戏的“好把式”,能弹能唱也能演。见到他们时,两位老人正在演唱《八仙请寿》的月调,李长贵老人的唱腔婉转动听,李长有老人的二胡伴奏旋律悠扬……

  在李二堡镇范家村,有一段黄土夯筑的残墙,因为年代久远,残墙上长满了野草。李长贵老人说,李二堡名称的由来,一是因为明清时期,李二堡曾是李氏家族聚居的地方。二是因为这里曾筑有两座古堡,位于今范家村东北面的这段残墙,就是其中一座古堡的残留。

  李长贵老人介绍,李家二堡的始建年代,可以追溯到明朝英宗正统年间。据《明史·李英列传》记载,明英宗时期李英曾“招捕逃七百余户,置庄垦田”。置庄就是修建古堡,所修古堡就是李家二堡。后来,李家二堡成了李氏土司东伯府一门李琩的封地。

  李琩是李英的长子,被分封到了李二堡。李琩是一位博学多才的人,他曾是明正统年间的太学生,他重视教育,耕读持家,很受大家的爱戴。随着李琩一脉人数的增加,李家二堡便分别由李琩的后人居住。后来,李家二堡其中一堡,因为选址不当被一场山洪所冲毁。居民大多迁移到了今李家村。另外一堡也因为后来的建设被人们所挖毁,如今只剩下部分残墙。

  站在李二堡镇李家村远望,不仅能看到李家二堡的部分残墙,还能看到一座飞檐斗拱的寺庙,那就是在李二堡镇远近驰名的宝林寺,据了解,宝林寺修建于明嘉靖年间,距今已有近500年的历史了。李二堡之所以会成为青海眉户戏的源头,与宝林寺一年一度的集会有关。

  李世贤老人是东伯府李土司第十五代孙,也是李长有和李长贵的曾爷爷,他生于清朝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卒于1949年,享年97岁。李世贤老人在世时,曾对李长贵等兄弟三人讲述了有关眉户戏的种种。

  李长贵回忆说,因为宝林寺的缘故,明清以来,每到农历正月十五,李二堡的百姓就会在宝林寺前举办规模盛大的佛事活动和山货会。佛事活动用以祈求来年能够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山货会主要是买卖农副产品及农具,让百姓能交流物资。

  到了清朝,老百姓的生活日益困苦,李二堡每年的佛事活动耗费巨大,让李二堡的百姓负担沉重,但是只耍社火又显得比较单调,于是在李氏宗主的支持下,李二堡的老百姓决定花钱从陕西聘请戏剧师傅。正在这时,一位从陕西来的游方糊口的艺人来到了李二堡。那位陕西艺人告诉李二堡的百姓,他是因为遇到荒年,才到了民和。他可以教授李二堡的村民学习曲艺,以丰富社火表演的内容。

  李长贵说:“起初大家想学秦腔,但是那位陕西艺人说,学秦腔很难,需要很长的时间,学好后要唱秦腔,需要的道具和搭建戏台也非常困难,而且花费巨大,那位陕西艺人建议让李二堡的百姓学唱流行于陕西省眉县和户县的眉户戏。眉户戏简单易学,戏台平地都可以表演,只需要一把三弦和一把胡琴伴奏就可以演出了。” 就这样,李二堡的村民便开始学习起了眉户戏。

  在那位陕西艺人教授李二堡村民学习眉户戏的三年里,李二堡掀起了学习眉户戏的热潮,他们先从简单的折子戏学起,如《牧童放牛》《小姑贤》等,然后再逐步增加曲目,学习全剧。李二堡的百姓经常是边干农活边学习唱眉户戏,三年后,李二堡的眉户戏初见雏形,几乎人人都会唱眉户戏。

  据说,没过多久李二堡眉户戏就在东伯府李土司家盛行开来,曾一度成为了李土司家的家戏。此后的农历正月十五,李二堡的老百姓便不再举办耗费巨大的佛事活动,而是改成了以社火加眉户戏的方式庆祝当年丰收,祈求来年收获。

  东伯府李土司和西伯府李土司曾为同宗,往来频繁。在东伯府李土司家盛行眉户戏后,西伯府李土司就将眉户戏引进到了他所管辖的湟中等地。随着时间的推移,眉户戏因为音符简易,旋律悠扬,声调婉转动听,开始由近及远,在乐都、湟中、西宁、湟源、互助等地流行,李二堡成了眉户戏在青海的发祥地。

  李二堡引进眉户戏后,都是照着陕西艺人教授的唱法演唱,唱调比较单调。后来,在李二堡涌现出了许多优秀的眉户戏艺人,他们将眉户戏和青海小调等具有青海特色的曲艺相融合,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张映录说:“李氏后人李仆是早期李二堡学习眉户戏最有天赋的一位,他对李二堡眉户曲调的丰富和完善起到了一定的作用。1920年,他再次聘请了一位名叫王保保的陕西眉户戏艺人,对李二堡的眉户戏作了补充。后来,李仆又将李二堡眉户戏的传承任务交给了李鸿祥,李鸿祥成为李二堡眉户戏第一代传人。”

  从李鸿祥开始,到如今的李长贵和李长有两兄弟,李二堡眉户戏传承至今,它的内容在不断丰富和完善,很多青海元素被添入其中。李长有老人说:“眉户戏有坐唱和表演唱之分,流传于李二堡的眉户戏更偏向于表演唱。据说刚开始的时候李二堡眉户戏的唱调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发展到现在仅唱腔就已经增加到了三十多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