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率150% 翟天临带动了一个产业链?

  今年2月,“不知知网”的演员翟天临,因学术不端而被北京电影学院撤销博士学位,没想到拔萝卜带出泥,引发全网热议的同时,相关导师和高校也备受质疑。

  “翟天临事件”几天后,教育部公布2019年工作要点,其中明确提到要“严肃查处学术不端、招生考试弄虚作假等违反十项准则的行为”。

  2月28日,教育部再发通知:“要加大对学术不端、学位论文作假行为的查处力度,露头即查、一查到底、有责必究、绝不姑息,实现‘零容忍’。”

  严审之下,有人欢喜有人愁——高校对论文重复率的要求变严,学生私下查重的需求激增,原先百余元的查重价格,今年翻倍,网店销量倍增;但对学生来说,走高的查重费用成为可承受之“重”,如何“降重”则成为心头大“病”。

  6月现身震区宜宾救灾的翟天临,真的凭一己之力,“净化”了学术圈,甚至带动了查重产业链?

  “同学们要学会使用cnki,中国知网,查找论文,学习参考,不要像某明星。”

  今年2月底,南方某高校旅游管理专业的教师张峰,在QQ群中如此告诫今年他指导的本科毕业生。此时距离翟天临学术不端事件不久,张峰还在群里强调了一句:“今年要求很高,有盲审环节,望大家认真对待,承载着发掘和培养中国棒球人才的任务。114全年历,绝对不要抄袭。”

  该校管理专业的2019届本科生樊青,也明显感觉到今年毕业论文评审大不同:“今年本科有三辩。”樊青所说的“三辩”,即第三轮答辩。她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往年,学院顶多对本科毕业生设置两轮答辩,如果论文有问题,第一轮无法通过则将进入第二轮答辩。

  “本来一辩下来应该没有几个进二辩,但是今年,应该是有三辩的缘故,进二辩的比例就上升了。第一场下来有四成进二辩,我们宿舍就一半没过……我有个朋友进入了三辩。”她说。

  无独有偶,5月29日,西南财经大学保险学院也发布了本科毕业生第三轮答辩的通知,翻看该院的通知公告可以发现,往年本科毕业论文答辩最多只有两轮。

  而对部分高校的研究生来说,2019年学位论文的审查加码,明显是从查重率开始的。

  查重,顾名思义,就是对论文的重复率进行审查。目前国内高校通常使用中国知网、维普网以及万方这三家检测平台,来对学位论文进行重复率检测,以防论文抄袭等学术不端行为。“重复率”也常常被称为“查重率”“相似度”“复制比”等等。

  上述三家论文检测平台公布的数据显示,在与机构合作的数量上,目前中国知网超过1万家,维普为1000多家,万方尚不明确。记者了解发现,相对而言,知网查重在高校师生有较高的知名度和使用度。

  最近刚刚拿到全日制法学硕士学位的黄雨向记者表示,她所在的高校,要求硕士毕业论文查重率在19.9%以下。以往学院审阅论文时,通常不对查重率有限制,只要在学校规定范围内即可。但今年,学院要求论文查重率必须在15%以下方可送审。

  非全日制研究生要想在2019年轻松毕业,也没那么简单。全国排名前五的某高校就读MBA的严斐,被导师要求论文查重率要在3%以下。实际上,学校规定的查重率是在10%以内,“但导师基本要求5%(之内)”。

  除此之外,今年,严斐就读的高校也对MBA毕业论文设置了盲审(匿名送审)环节。原先,学校只会给按期毕业的学生安排小组评阅,“就是几个老师一起对论文给出是否答辩的意见”,随后学生依据老师的意见修改论文,最终答辩。

  “但今年小组评阅环节全部变成盲审。”严斐告诉记者,“学校也给论文导师进行培训,对论文做更高要求。”

  “往年我们专业导师可能不会太管,最多就是开题和盲审前看一看,提提意见就算了。”华南一所985高校的工科研究生关逸对记者说道,“但今年严一点的老师,会没几天就让进度慢的学生汇报进度、催促他们加快进度,也让进度快的学生根据他提的各种意见完善论文。”

  从毕业答辩结束到归档的前10天,在地质高校就读硕士研究生的王世林,每天要花费十几个小时修改论文。“偶尔熬个夜,排版、图件美观、标点……都得改到老师总体满意。”他也发现,答辩时老师们的问题数量有所增加,评委老师提出的修改意见更多。

  三轮答辩、查重加码、增设盲审、意见变多……学校、导师对毕业论文严抓死磕,成为多数受访大学应届生的同感。“感觉整个写作过程,老师和学生的付出可能都更大了吧。”关逸说。

  但吉林大学副教授、公共外交学院副院长孙兴杰告诉记者,学术不端是高等教育界的老问题,前些年开始,毕业论文的检查就已经很严了。

  2014年,教育部出台《关于加强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质量保证和监督体系建设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开展博士、硕士学位论文抽检工作。此后数年,教育部都下发通知和意见,要“严把毕业出口关”,并在2018年和2019年的部门预算中,每年专门划拨800万元,对6000篇学位论文展开抽检。

  记者采访的5位应届生,查重次数多在2到3次。“我自己查了2次,别的同学,多的可以达到4至6次。”王世林告诉记者,在严格的论文审核形势下,学生查重的次数明显增加。

  他在研究生期间,利用寒暑假到专业对口企业实习,在论文中运用了实践时研究而来的数据与成果,但仍免不了2次查重。同样是工科生的关逸,也查了2次重复率。

  如果所在高校使用的是中国知网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学生可能还要花大价钱买查重。

  在电商平台上可以发现,网店提供的查重服务价格有高有低,便宜的1.8元,贵的超过200元,产品名称与品牌也有所不同。有些网店直接打出“中国知网检测”的字样,价码也更高。

  一位声称可以提供知网查重的网店客服向记者表示,不同学位论文对应不同的知网查重系统,价格也不尽相同。目前,如果是期刊投稿论文检测,价格仅在百元之下甚至二三十元;本科论文检测在百元左右,硕博论文查重价格最高,可以超过200元。

  查重价格还有淡旺季之分。“每个时间段成本价格都是不同的。”网店客服向记者解释称。严斐也发现,今年2月底,她第三次在网店购买MBA论文“知网查重”服务时,价格还在130元,但到6月就上涨至228元,她庆幸自己“完美避开了涨价”。

  通过第三方平台查询历史价格可以发现,某“知网硕博士论文检测”商品,在每年3月到9月,尤其是毕业季前后,查重价格达到高峰,通常在200元以上,而其他时间价格明显走低。王世林就透露,在高峰期,他与同学单次查重花费都在220元至350元。

  查重需求增加,提供检测服务的商家销量也有所提高,甚至价格也翻了番儿。记者找到一位查重网店店主,询问其今年审查更严,客人查重次数是否有所增多,该店主并未否认。

  高校教师方鸣也向记者透露,今年有应届生对她抱怨,今年网店的知网查重价格贵了很多。

  记者通过第三方平台,对部分销量较高的“知网查重”商品进行了价格比对,从价格趋势图中可以看到,在2018年,某店硕博士论文检测价格最高为6月中旬的160元,而到了今年同期,该商品价格全线元。

  本科论文检测的价格同样出现翻倍增长,今年最高价为200元,而2018年同期价格为65元。

  店方解释称,查重价翻倍,是因为“知网给的价格高些,我们的价格也就会高些;知网给的价格低些,我们的价格也就会低些”,“成本一直涨,价格相对就涨了”,那么所谓的“知网查重成本价”又是多少呢?

  记者通过咨询知网学术不端检测系统销售人员了解到,高校购买知网硕博士论文检测系统服务,1000篇以上,一年的基础价格为11万元,并给校方提供1个主账号,10个子账号;如果没有超过1000篇,则每篇检测单价为120元。

  也就是说,以硕博士论文检测为例,如果按照最高峰300元左右的价格以及120元单篇的“知网成本价”,这类查重商品的利润率可以高达150%;如果按200元的价格出售,利润率同样达到60%以上;要是检测论文超过1000篇,单篇成本可能远低于110元,查重网店的利润空间更难以想象。

  多年来,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数量连年增加,最新数据显示,教育部预计2019年毕业生数量达834万,截止至2017年,全国共出版期刊10130种,对商家而言,毕业生和期刊投稿人都是主要客户群体,潜在的查重市场,深处是广阔的利润高地。

  花400多元买了2次查重的黄雨直言,这笔查重费用“是真的很贵”,负担“非常重”。当时她在律师事务所实习,微薄的薪水要对付日常开销,400多元查重费看似不多,其实对学生而言还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尤其有些学生还查了3次以上。

  “网上卖的家养老母鸡,养了一两年,给你抓好、宰好、冻好甚至炖好,都只卖198块;论文检测,单次就要200多块,确实有点贵了。”不说学生,工作10余年、在某新媒体公司担任中层管理的陈女士,在听闻论文查重的售价后,也感到“价格小贵”。

  但很少应届生会因为这笔“不菲”的支出而放弃查重。“大家对待自己的论文都比较谨慎,事关自己的学位,必须严格要求自己,都希望自己能把重复率降到更低。”正如王世林所说,高校应届生期待按时毕业,即使查重费用偏高,也不会吝啬。

  在电商平台,查重服务销量爆棚,在搜索引擎中检索“查重”,琳琅满目的查重网站也应接不暇。大量商家称,自家的论文检测与高校使用的系统相同,消费者可以自助登上查重页面,输入订单编号,上传文件查重。店家称查重结果“保证和学校结果一致”,甚至可以在知网的官方网站检验报告单真伪。

  但实际上,中国知网并没有对个人用户开放过论文检测业务,只与机构展开合作。

  中国知网论文检测系统在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称,公司从来没有对任何个人和单位提供所谓的自助检测系统,所有声称“与官网对接的自助系统”均为假冒行为,所有在网络交易平台提供所谓“知网检测服务”的行为均是违规假冒行为。

  知网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表示,公司并未对个人开放论文检测业务,官网外打着“知网”旗号售卖查重的平台和商家“都是李鬼”。知网与机构用户也签订了排他协议,只允许机构使用检测系统,不允许转让使用权。

  知网方面给出的解释是:不开放个人业务,是出于公司政策,系统具有特殊性和敏感性,“因为查重这件事本来就比较敏感”。如果开通个人检测业务,私售查重服务的行为同样可能存在,“就跟去官网买和海淘的区别一样”。

  记者从一位商家了解到,通常自家店铺论文检测的入口和页面都是自己或找人开发的,难度系数并不高,而真正检测的系统源自知网,查重账号来自高校。

  一位知网工作人员则透露,电商平台上的查重服务,“也都是因为我们送给学术期刊编辑部或者高校,被倒卖出去了”。另据4月《现代快报》报道,有曾在知网工作的人士推测,知网在各地的代理商也有出售账号的可能。

  一些高校将检测账号免费提供给学生,这些账号也会被不法分子盯上。广东中山就曾出现过200多名学生论文查重账号被盗的情况,盗窃者原是新疆石河子市某学校的行政职员,后辞职专门靠盗号、卖号、出售知网论文查重结果获利。

  让高校辅导员陈现更担心的是,学生使用来路不明的查重,可能会导致论文泄露。

  “知网基本上只和高校合作,不存在在网上售卖的行为,贵的也不一定是真的,网店上很多知网查重是假的。同时也有一个危险,就是论文泄漏,如果是发给网上买的知网查重,就有可能你自己论文还没发出来,就被拿去卖了。”

  2018年,新华社就曾报道,一位广西某大学研究生小杨发现自己的本科论文被人首发在杂志上。

  即使论文被盗的风险存在,部分高校也会提供1到3次的查重机会,但仍然有不少学生需要花高价铤而走险。

  上述知网工作人员对学生“买查重”的做法感到理解:“学校好像一般能查一两次,不过轮到学校查的时候就快盖棺定论了,所以好多学生也是没办法,只能上网店花钱自己先查了。”

  作为导师,方鸣通常也会在送审、答辩前,叮嘱学生自行查重:“(论文)总有重复的,比如文献综述。”黄雨的导师甚至让学生提前上交自行查重的报告单。

  对学生与导师而言,即使论文完全是学生自己撰写,没有抄袭、大段复制,也会花钱先行服下查重这枚“安心药”。

  在知网查重系统上,参考文献、致谢、目录以及作者既往原创文献等内容,会被系统自动排除抄袭,但引用内容仍然会被标记为“重合文字”,算入总复制比中。

  “文科理论性较强,完全没有重复,或者重复率很低,还真需要一点功力。”陈现坦言,部分学校在论文审查时规定的查重率,是不少文科学生难过的坎儿。“文科生的确太怕这个了。”

  在撰写MBA论文的过程中,难免会引用相关研究结果或理论以证明观点,甚至是法律条款,导师对严斐的要求是重复率在3%以内,她处理重复率的方式是:“有重复的地方直接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改,就是全部删除,自己写,不然困在原来的思维里出不来,有些法律简直是没办法改……总不能把法条改了。”

  法学研究生黄雨还真把法条“改”了:“我们尽量不出现原法条,用自己的话把法条规定阐述出来。”她舍友的毕业论文,讨论了知识产权及相关法律,在论文中“引用的法条特别多”。

  黄雨时常听到舍友抱怨:“很烦,这怎么改啊!”舍友知道自己的重复率很高,就一直没有查重,而是“一直改,一直改到提交论文的最后一刻查的”,好在“结果是一次过,百分之十三点多”,低于学院规定的15%、学校规定的19.9%。

  面对庞大的、需要降低论文重复率的学生群体,电商平台上的查重店家甚至推出“降重秘籍”,制作成Word或PPT,附赠给学生,其中写道:把“弯弯的月亮”改成“天上有个弯弯的像镰刀一样的月亮”,这样改后,就是创新了,至少可以躲过检测系统了。

  不过,虽然对“把查重结果作为论文评判标准”的做法存疑,但陈现也认为,一些高校设定的20%重复比例指标,也够多了。“那论文也不能都是引用啊。”他直言,“如果没有复制比这个硬指标,估计论文质量更是烂透掉。”

  孙兴杰向记者回忆道,早在十几年前,他攻读硕博学位时,就已经开始进行毕业论文查重。他认为,查重这一举措对营造良好学术风气而言,“非常必要”。

  “查重是学术管理的重要措施,重复率这个数字也一目了然,是最明显的指标。如果重复率高于30%,那抄袭的可能性是很高的。”但他也表示,将论文重复率作为唯一的评判标准,让学生拐弯抹角地表达引用内容,也不太合理。“应该跟导师、专业委员会审评之类的结合到一起,把抄袭的风险降低。”

  国外部分高校,也会对毕业论文进行查重,但并未对论文重复率作出硬性要求,“引用率”和“重复率”有所区分。

  即将在英国某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的中国留学生冯雪告诉记者,在撰写毕业论文时,她会严格备注引用的内容,上传论文时将引用内容和原创内容分开上传,以便查重系统作出更精准的判断。

  “引用和抄袭不同,国外查重系统会有引用率和查重率的分别,国内这个(查重)系统就还是比较生硬。”冯雪向记者表示,虽然可以引用很多文献,但“你两篇不同作者的原创文章,逻辑、文字风格这些,不可能一样”。学生也不会提前自行查重,“老师也会再看,所以很少误判”。

  关于论文查重的纷争,通常截止在毕业时,总算熬过了论文关,黄雨如释重负,审查趋严,她所在的法学院也获得了意外之喜——往年还有个别因论文问题而延迟毕业的学生,今年,50多位应届硕士研究生全部顺利毕业。

  “大家都更谨慎了,学院也更谨慎了,因为都很谨慎,所以我们今年都顺利通过了,哈哈!”黄雨难掩喜悦,但她告诉记者,同在一个大学城,附近某211大学的法学院,今年的局面就有些尴尬:“往年他们都有硕士应届生被评上校级优秀论文,但今年一个都没有。”

  这也让网友们始终不忘“关怀”翟天临。数日前,他被曝在四川宜宾震区救灾,在“路透照”的微博下,仍然有网友“问候”:“你知道我今年研究生毕业有多难吗?”